铜掌柜客服电话:400-608-2233

点融网苏海德:将全球最大网贷公司扩张到中国(全文)

发布时间:  来源:未知

不会讲汉语,没有携家眷。两年前,苏海德(SoulHtite)一个人从美国飞到中国开始他人生中的二次创业。

这次他要做的是把纯正的P2P网贷模式引入中国。而当今世界上最大的P2P网络借贷平台——美国借贷俱乐部(LendingClub)的诞生,正是源于他的第一次创业。

2007年金融危机爆发时,就职于甲骨文公司的苏海德,受邀合伙创建网贷俱乐部。他凭借较早在全球采用甲骨文实时协作产品的经验,担任CTO一职,主管平台系统的技术开发和运营。后来,因为带领开发借贷俱乐部平台系统,苏海德被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论坛)授予科技先锋称号。

当年美国经济遍体鳞伤,开始实行货币紧缩政策,而这恰巧成就了网贷行业的兴起和繁荣。自2007年创立,借贷俱乐部共计促成线上贷款20.46亿美元,投资者总盈利达到1.76亿美元,其业务量目前占据美国网贷市场79%的份额。

2010年时,借贷俱乐部风生水起,线上交易额稳步上升。然而这时的苏海德却决定退出公司管理层,抽身转战中国。毅然抛下首次创业的辉煌,他的理由是:“我想做的不仅是赚钱,我要把自己创立的东西分享给世界。”

中国,凭借良好的基础设施建设和潜力巨大的市场,成为了苏海德的海外首选。在他的朋友中还没有人来过中国创业,他说他要做个探路者。由于当时中国对海外资本进入的限制,苏海德无法在中国开设借贷俱乐部的分部,他决定重新创建一家适合中国的P2P网贷公司。

两年后,苏海德在今年3月正式推出了以借贷俱乐部为母本的中国点融网(SinoLending)。

在盈利模式方面,点融网向个人和小微企业贷款者分别收取1.5%和2%的审批费,外加本金的2作为管理费,出资人则需缴纳每月利息收益的10%作为账户管理费。

有关贷款利率的制定,中国目前主要推行的是借款人自由决定利率,或由网站依照贷款金额和还款时限硬性规定利率。点融网借鉴美国借贷俱乐部的经验,采取了新的方法。在网站规定的9.49%至23.99%的利率范围内,根据风险定价原则,参照借款人的信用资质和贷款性质等具体情况,由网站因人而异指定利率。这样不仅有效控制了违约风险,还给予了市场一定的自由度。

上线4个月,点融网共计促成线上贷款4,100万人民币,活跃用户2,000余人,平均回报率达到17%-18%,申请通过率控制在20%到30%之间。

苏海德看起来并不着急,虽然点融网的创立和发展速度相对中国其他网贷公司来说并不算快。按他的说法,他要做的是坚持美国借贷俱乐部的纯正P2P网贷模式。

究竟何为纯正的P2P网贷模式?

P2P(PeertoPeer)网络借贷平台的原理是想要借出资金的个人,通过P2P网站充当中介机构,自主选择将资金贷给有借款需求的人。网站的职责是对借款方的经济效益、经营管理水平、信用等级和发展前景等情况进行详细考察,并向借贷双方收取账户管理费和服务费等作为收入。

P2P网贷模式是借助互联网的发展和民间借贷的兴起而发展起来的一种新的金融模式。整个借贷过程中,信用资料的提交、资金的转账和合同的签订等全部通过网络实现。

中国的网贷行业自2007年兴起,如今已发展成2,000余家。其中不得不提的是国内首家成立的拍拍贷和目前规模最大的宜信集团。

拍拍贷2007年成立,采用纯线上无抵押信用贷款模式,主要满足个人借款者的小额短期贷款需求,期限一般是6个月,金额在3万元左右。常规收费为,向借入者收取本金2%(借款期限6个月以下)或4%(6个月以上)的服务费,公司现已实现盈利。

宜信集团是中国目前成交金额最大、员工规模最大、布点最多的网贷公司。据了解,宜信每月借贷总额超过1亿元,全国员工总数近2万。与拍拍贷不同,宜信采取的主要是线下经营模式,理财代理在线下拉到客户后再到网络平台上完成交易。

除去这些网站,更多多如牛毛的小网站处于无监控的混乱局面中。

目前,中国的网贷行业尚处于“无门槛、无标准、无监管”的放任自流状态,很多企业和个人扯着P2P网贷的大旗私下做别的动作,包括利用平台套现来赚取利差。

这些违背了P2P平台本质的做法是苏海德不能接受的,他多次强调点融网只是一个中间机构,交易的选择权应该交给资金真正的拥有者和使用者。

苏海德认为自己的优势在于技术。“我们要做的是充分利用互联网技术,以最低的成本完成贷款审核,并把借贷份额进行拆分组合,实现双方的自助式借贷。”

要实现这一目标,技术在其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苏海德为借贷俱乐部开发的系统最短可以在30秒内完成对贷款人的信用审核,先是对申请信息的合理性和自身矛盾性进行排查,再通过美国征信局(CreditBureau)记录来判定申请者的信用等级和违约系数。

令苏海德没有想到的是,在美国得心应手的P2P网贷模式在中国却遭遇瓶颈,这也是他在中国创业两年来面临的最大挑战。

由于中国没有完善和开放的征信体系,计算机技术在审核中的地位被大大消减,80%的信用审核过程由人工来执行,直接导致了时间和人力成本的增长。

为了发挥自己的优势,苏海德重新设计了一套适应中国市场的审核系统,开发利用各项高级搜索和筛选技术,通过在系统内部设立重重关卡,尽可能高效和低成本地找到合格借款人。

对于以人力取胜的中国网贷行业,技术意味着成本的降低。对此独门秘籍,苏海德说他不能透露太多。

中国征信体系缺失的问题,自民间借贷刚刚兴起时便引起了业内关注,政府至今尚未出台任何应对方案。没有信用制约导致的网贷借款人多重负债、拖欠还款和逃废债务的新闻频出,人们更是将此视为中国网贷的绊脚石。

目前中国互联网贷款的风险管控模式,主要是管控产品端的风险。但对于整体的贷款个体的信用体系,尚无统一的平台和标准。

缺失不仅代表挑战,在苏海德眼中,更意味着机遇。

中国大部分网贷、小贷、证券、典当行和担保公司等在进行客户审核时都面临着高成本和高风险的问题,苏海德正是看到了这一无奈现状背后的商机——他要打造中国的网络信用体系。

结合美国的信用评级经验,利用独家审核技术和大数据分析工具,点融网志在为每一个网络公民进行信用评估、建立有效信用资产,从而开拓与各类金融机构的合作,为他们提供或补充客户信用信息。

据了解,这种金融机构信用审核业务的外包,至今在国内外未有先例,而苏海德正在开拓一片蓝海。

当下,苏海德要做的是尽快让美国模式适应中国市场。

“在美国,超过70%的借款方是个人,而中国90%以上是小微企业。美国人会在贷款原因一栏写上度假、办party、或是还卡债,他们为了享受生活而借钱,而中国人通常是为了创业而借钱,或者说为了赚更多的钱而借钱。”

苏海德将服务重点放在小微企业上,与银行和阿里小贷相比,点融网不硬性限制小微的经营年限或规模,只要有创业潜力和还款能力的企业就可以在点融网得到贷款。

苏海德的中国合伙人郭宇航在市场拓展方面有着独特的竞争优势。

身为联合CEO和共同创始人的郭宇航有一套自己的规划。“我们采取线上线下结合的方式来寻找优质的集群化客户。借助已经拥有大数据的公司,对未来可能发生风险的行业,事先发出预警,从而把客户吸引到平台上来。”

郭宇航曾担任特有威领新三板投资基金的合伙人,他本人对新三板十分了解也很看好,并计划将这些企业发展为点融网的客户群。

“新三板的公司通常是轻资产公司,很难在银行借到贷款。他们的贷款需求一般基于订单,希望填补短期融资缺口来进行原料采集。因而这些客户风险较小,而且会是反复客户。”如果这些企业已经或即将通过券商内核,有挂牌的希望,郭宇航说他愿意在审核评级或利率制定上会给予他们一定的倾斜。

深耕小微,扶持新三板,有了明确的目标借款方,点融网有效避开了与主推个人借贷的拍拍贷的竞争,也避免了与广撒网的宜信集团的雷同定位。

对于苏海德而言,更好的消息来自于7月3日《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的获批,涉及金融创新的内容包括利率市场化、汇率市场化、金融业的对外开放和产品创新等方面的先行先试。

在自由贸易港的基础上,自由贸易区还将实现区域内人民币的自由兑换,并进一步放开对跨境资本流动和金融参与者身份方面的限制。

这个消息对苏海德来说,无疑是个惊喜,也是他借势兴起的机遇。

相较于中国其他的网贷公司,他拥有的海外资源与背景,将使点融网在放款人一方拥有更广阔的资源。基于国内网贷回报率高于美国几近一倍的现状,海外资本的注入只是早晚的事。

平台系统的不断完善,P2P两端资源的日渐充盈,再加上对中国网络信用体系的筹谋,与其说苏海德正在打造中国的LendingClub,不如说他正在布局中国网络金融的版图。

风险警示板股票涨幅限1% 风险情绪利好出尽美元指数低位反弹 风险逐步加大严格设置止损 风险货币震荡上行欧元走势滞后 风险情绪承压,韩元周五收盘走低

相关文章列表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