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水金融周边信息 > 赛伯乐朱敏:把天使投资当作慈善事业

赛伯乐朱敏:把天使投资当作慈善事业

发布时间:  来源:未知

赛伯乐朱敏:把天使投资当作慈善事业

朱敏

一个成功的创业家有责任辅导年轻人,辅导他们走上创业之路。

《创业邦》记者何宝荣

赛伯乐(中国)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赛伯乐”)董事长朱敏今年六十了,他满脸皱纹却充满热情,且只愿意和年轻人呆在一起。2007年3月,把自己一手创建的网迅(Webex)以32亿美元的价格卖给思科,令他名噪一时。其实朱敏早已改换了身份,投身于风险投资领域,开始了另一种创业。

一旦打算回国和年轻人们一起创业,朱敏就下决心把根扎在中国大地上。带着网讯这笔交易赋予的声名,他回到了自己曾经熟悉的土地——浙江。在这里,他曾经做了7年农民,1年多建筑工人,也读完了大学。

他将上海、北京这样的城市想象为租界,认为这些城市在某种意义上已经太过国际化,并不是落脚的合适地点。而在浙江,作为浙商们的骄傲,朱敏可以和创业者们很好的沟通。与其他很多投资机构很看重创业者的海外背景不一样,朱敏“不喜欢”海归们,除非他们真正了解中国市场,并得到了本土的认可。

钟情电子服务业

在创立网迅的过程中,朱敏逐渐形成了自己的思路。每一项服务都有它相关的生态系统,在这个生态系统里,怎么通过互联网的平台为用户提供更多的服务,形成一个更大的生态链?他举例说,一家自然成长率50%~100%的公司,如果通过整合进入更大的平台,成长率可能变成300%.这正是网讯成功的基础。

而在人口众多、消费升级的中国市场,服务老百姓永远是最大的商业机会。如何把商品价格降低,更好的服务老百姓,这其中有太多机会,特别是利用互联网的平台整合线下的渠道。于是,朱敏避开了一些热门的投资概念,坚持自己定下的方向,投资于他所谓的“电子服务业”,也就是电子商务加上现代服务。

快康医疗就是这样一家企业,他甚至亲自担任董事长一职。按照朱敏的计划,快康医疗很快就会上市。除此之外,他已在杭州投资了5家高科技企业,其中“中国绿线”目前是全球惟一可实现互联网、短信、通讯网三网进行互动搜索的企业;而连连科技这家支付网络服务商则是其得意的项目之一。

回国之初,由于没能很快适应中国国情,朱敏走了一些弯路,被人忽悠过、蒙骗过,这更让他体会到本土化的重要。如今赛伯乐已经吸引了各种类型的合伙人10人左右,还成立了人民币基金。有了本土团队的帮助,朱敏开始能更好的维护自己的利益。而与一些规模更大、经济实力更为雄厚的大牌投资机构相比,赛伯乐则显得更本土化。

干预之手

毫无疑问,自从在国内开始投资以来,朱敏一直思考着适合这片故土的投资模式。早在2004年,朱敏被曾投资过网迅的投资机构NEA“收编”,以合伙人的身份加入,走上“创而优则投”的路子。

按照朱敏的理解,美国事实上有两种类型的投资公司,有着各自的投资风格:硅谷的投资公司多是个人英雄主义,在这类公司里,每个合伙人都是全能运动员,帮着被投资企业完成所有事情,这种模式一般适合于高科技的成长企业;而在波士顿这种地方,投资公司则是比较典型的团队组合模式,一部分是投资合伙人,一部分是运营合伙人,组合起来帮助企业成长。

朱敏更偏向后者,他认为如此才能真正辅助中国的创业企业获得成功。而当时在中国的外资投资公司更多采取硅谷模式,NEA也不例外。这种差异让朱敏最终选择了离开,并成立了赛伯乐,而NEA对赛伯乐50%的出资则表示了对这位投资新手的充分认可。

当然,赛伯乐也并非完全照搬芝加哥式的投资模式。朱敏不可能让赛伯乐的10个合伙人完成所有任务,毕竟这是一家新成立的投资机构。在很多经营事务上,朱敏都找到了合作机构,形成了自己的战略资源,比如在信息技术平台上与其儿子朱磊创办的红杉树公司合作,在金融支持上则得到硅谷银行的帮助,这种合作的体系被他称为“联合舰队”。

单独评价哪种模式更好,并没有太大意义。就像朱敏所关注的电子服务业,将传统产业和互联网整合在一起,需要技术平台,也不能缺少服务模式,还要通过兼并来扩张,并要考虑国际化问题,这样的企业就更需要实力雄厚的运营团队。完成种种整合并不容易,因此,朱敏对投资过的公司总是进行“干预”,经常得到“朱总的手很长,非常喜欢伸到公司里面去”的评价。

朱敏则表示:“我也不会随便乱伸手,不能违反游戏规则。”作为被投资企业的董事,他也害怕那些“同事们”的误解,尽管市场上认可这种投资模式的企业不在少数。“当然,我们也不太考虑拒绝我们介入的公司。”

天使投资是一项慈善事业

“赛伯乐”是朱敏取的名字,用意一眼就可以看穿:找合适的人去做项目,而不是找一个好项目去投资。现在,赛伯乐已经投资了近十家公司,而朱敏以个人身份做出的投资项目还高于这一数字。

早在2004年之前,朱敏就以个人身份为他“喜欢”的年轻创业者提供启动资金,一般投资额都在50万美元~100万美元之间。对他而言,做出此类投资有各种原因,大多数时候是因为他看好创始人,愿意支持他们学习创业经验。

在天使投资的世界里,朱敏更像个天真的孩子,没有丝毫顾虑。他笑呵呵的评论自己某些投资决定,明知道这个人、这家公司、这个领域不能获得成功,还是愿意资助他们。他觉得花100万美元培养一个真正的MBA是值得的。

朱敏想象着失败的经历会将那些创业者锻炼成一个个合格的CEO,重新创业之时成功的几率就会提高很多。“这些人某种程度上后来都要成功的,大多数我最终都会赚到钱的。”朱敏甚至这样安慰那些为他考虑的朋友们,他不担心自己的投资有去无回,更相信这些“错误”的资金其实是投给这个创业者的下一个项目的。他也笑着提醒,“天使投资大多数不代表真正的投资方向”,请同行们跟风失败后切勿怪罪于他。

40岁才开始创业的朱敏始终认为,评价一个人成功与否,惟一的标准就是看他创业是否成功,而不是有多少头衔。受硅谷文化的耳濡目染,创业成为朱敏的精神追求,没有精力再去创业了,就去辅助他人创业。

朱敏认为天使投资很大程度带有慈善的性质,也呼吁大家理解他,并和他一起来做好这项事业。“我觉得在中国要形成这种风气,天使投资家是成功企业家回馈社会的一种方式。”谈到这里时,朱敏严肃起来。

在他看来,一个成功的企业家有责任辅导年轻人,辅导他们走上创业之路。如果大家都宣传这种慈善事业,每个成功的人都认为不支持创业是件很惭愧的事情。“有一天,像硅谷的文化一样,做天使投资成为一种时髦,支持创业成为慈善的一部分,那就轻松了。”

和年轻人在一起

朱敏在美国的家离斯坦福大学不过十分钟的车程,他似乎与这所学校有解不开的缘分。1984年,36岁的朱敏被公派前往斯坦福攻读MBA,后来他的儿子朱磊也在那里获得了硕士学位,现在他的女儿正在攻读MBA.去斯坦福大学之前,朱敏对计算机几乎一无所知,可是之后他创办了网讯。

斯坦福时光为朱敏开启了第二次人生的大门,给他留下了深远的影响。2007年,朱敏捐助1,000万美元给浙江大学,成立了非营利性机构——浙大国际创新研究院,就是要参照斯坦福大学的模式,做一家真正能把技术转化为生产力的研究机构。

“我希望,今后三年能够做出一个成功的案例,五年内这个模式在中国落地。”作为这个项目的创始人,朱敏有很多期待。他希望更多浙江民营企业能到硅谷去,也希望把硅谷的经验引进来,把斯坦福大学的专业人士请过来。他甚至还计划在这所研究院退休,当投资公司步入正轨后,他就会把更多精力投入到研究院,研究技术创新、管理创新、思维创新等。

回到中国,在中国退休,幻想自己的晚年,要跟一大堆充满梦想的年轻人在一起,“最快乐的人,到死掉的一分钟为止,都和年轻人一起梦想着将来。”这就是朱敏。

关于朱敏

1948年,出生于浙江宁波。

1984年,前往美国斯坦福大学攻读MBA学位。

1990年,创办FutureLabs软件公司,是全球最早开始做多点式资料协同处理软件的公司之一。1996年,FutureLabs以1,30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

1996年,创办专注视频产品的软件公司美国网迅,提供网络会议软件服务及支持,并成功于2000年在纳斯达克上市。

2002年,在浙江大学附近建立了Min‘sLab,并以此为平台开始天使投资人的尝试。

2004年,成为NEA合伙人,开始在中国从事投资。

2006年初,赛伯乐成立,由朱敏和NEA共同创立,邓峰也同时参股。第一期基金规模为1亿美元。

2007年,思科高价收购网迅。

到:

相关文章列表
最新文章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