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鹤岗金融周边信息 > 中海油圈煤冲动:被曝利用审批漏洞上马项目

中海油圈煤冲动:被曝利用审批漏洞上马项目

发布时间:  来源:未知

$1

$1

$1

$1

  中海油圈煤冲动:传统煤化工项目早已产能过剩

  记者 王康鹏

  中石油早已产能过剩、政策严控的传统煤化工项目,中海油何以能顺利上马?

  七月上旬,中海油集团在北京低调举行了华鹤公司3052项目施工合同签字仪式。按照规划,其将投资30余亿元,在鹤岗建设一座超大型“煤-合成氨-尿素”项目,计划于2013年10月建成投产。

  借助该项目,中海油集团在东北地区布下重要一子;再加上此前其在山西、内蒙多地的布局,麾下的煤化工项目已经在重要煤炭产区形成星罗棋布之势。

  以海上石油开采为主业的中海油集团,何以对煤炭如此兴趣浓厚?本就产能过剩、政策严控的传统煤化工项目,何以顺利上马?

  抢占东三省

  近期,中海油集团举动频频。

  其中,中海油(00883.HK)将斥资151亿美金(折合人民币964.4亿元),收购加拿大尼克森能源公司(NexenInc。)的消息,已经引起了极大关注。但是,依然有诸多学界人士在紧盯华鹤不放。

  华鹤3052项目,位于黑龙江省鹤岗市,以煤为原料,采用GE公司的水煤浆气化工艺和低压合成工艺碳酐气提硝酸铵工艺,规划建设年30万吨合成氨、52万吨大颗粒尿素和60万吨煤矿产能。

  项目主体为华鹤公司。该公司全称为黑龙江省鹤岗市华鹤煤化股份有限公司,由中海油旗下的中海石油化学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海化学”,03983.HK)和鹤岗市鲲鹏焦化有限公司(下称“鲲鹏焦化”)合资。

  在签订施工合同后,该项目将进入全速施工阶段。按照规划,项目将于2013年10月建成投产;届时,项目“预计年均销售收入97475万元,年均利润总额28610万元,税金13196万元”,鹤岗市政府官网公布的资料这样表述。对中海油的体量而言,这并不是什么大项目,但中海油方面似乎表现得十分满意。作为中海油旗下一家专门从事生产下游化肥及相关化工产品的上市企业,中海化学是国内产量最大的气头氮肥生产商之一。一直以来,其原料来源主要是中海油自己生产的天然气。

  “3052项目是公司下游落地的第一个煤化工项目。通过进军煤化工,可以使我们的化工生产原料来源多样化,即使未来天然气短缺、价格上涨,下游业务也不会因此受到剧烈冲击”,中海油一内部人士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但在业界看来,中海油此举,更多的是有“抢占东三省”的意味。卓创资讯分析师韩建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东北地区是中国最重要的粮食主产区,对尿素等化肥需求较大,中海油在此地上马项目,将占据有利的战略地位”。

  事实上,从2009年起,我国尿素产能就已呈现过剩态势;2011年,其过剩演变为严重程度,总产能高达6886万吨,过剩约1686万吨;

  2012 年,中国尿素产能过剩还在进一步加剧。预计年内将有18个新建合成氨和尿素项目投产,合计合成氨产能564万吨,尿素产能873万吨。

  面对产能过剩,中海油为何还要逆势而上?其扩张的动力又在何方?

  3052前世今生

  鹤岗位于黑龙江省东北部,地处松花江、黑龙江两江汇合的夹角地带。这是一座因煤而闻名的城市,是东北地区的重要煤炭产区。

  鹤岗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该地区煤炭总储量约26.31亿吨,矿区内储量20.78亿吨,主要可开采储量为19亿吨。

  在中海油集团之前,另一巨头中化集团,就曾对此地产生过浓厚兴趣。2006年,中化集团与鲲鹏焦化合资成立了华鹤煤化股份有限公司,宣称将投资170余亿、规划建设年产240万吨的“中国最大的煤制甲醇项目”。

  但几年过去,该项目却销声匿迹。2010年7月,中海化学只以9387.26万港元(8181万元人民币)购得华鹤煤化80%股权,成为其控股股东;而中化集团的原合资方鲲鹏焦化持有的华鹤煤化股权,仍未改变。

  中化集团丢下的包袱,中海化学为何却迫不及待捡了起来?背后的奥秘,是当地政府双手奉上的“政策大礼包”。

  在鹤岗公布的重大项目中,《鹤岗市华鹤煤化股份有限公司化肥项目简介》如此表述道:“黑龙江省和鹤岗市对化学公司在鹤岗投资提供了很多优惠政策,特划拨储量为1.2亿吨的鹤岗新华煤矿为本项目提供可靠的、低价的原料和燃料煤资源”。

  所谓的“化学公司”,即中海化学。对其来讲,这不啻于是一大块肥肉:从工艺上讲,煤头尿素成本要高于气头尿素;但现在中海化学在鹤岗,其原料成本却远低于母公司中海油供应的天然气。

  据了解,3052项目总投资3**亿元,其中化肥项目投资31.6亿元,主要装备及技术由国外引进;煤矿投资4.8亿元。按股权出资,中海化学总投资额为29.12亿,再加上购置华鹤煤化股权的出资,中海化学总投入不足30亿元。

  业内人士指出,以此等投资,获得一个储量过亿吨的煤矿,将确保中海油做下的是一个一本万利的买卖。

  “原料在尿素企业的成本构成中占比很大,中海化学以投资换资源,将可以确保很丰厚的利润;大唐电力等也以同样方法,以投资煤化工为由来圈占资源”,卓创资讯分析师韩建如此评价。

  鹤岗官方公布的数据则表明:经测算,所得税前(该项目)内部收益率为13.1%,大于基准收益率9%;敏感性分析表明,本项目有很好的抗风险能力。

  上岸“挖煤”冲动

  鹤岗项目,仅是一个缩影,彰显的是“海中霸王”上岸发展的雄心。

  以煤炭资源为重点,中海油染指煤化工产业的踪影已在重要的煤炭产地遍地开花,海上石油公司的形象正在被颠覆,向“综合型能源集团”的转型正步步为营。

  2009年7月30日,中海化学与山西华鹿热电有限公司订立股权转让协议,以6.78亿元收购后者所持有的山西河曲阳坡泉煤矿49%资产,以发展煤制尿素生产;同时对后者增资扩股,交易完成后前者将持有华鹿煤化工51%股权,成为控股股东;

  2009年10月,中海化学在内蒙古高原开令河边的草原上,开钻煤炭精查勘探工程。通过包头市国土资源局的批准,中海化学获得了58平方公里的煤炭勘探权,其拟在此地建设60万吨/年规模的MTO装置及其下游衍生品,30万吨/年规模的醋酸装置及总计约100万吨/年规模的下游衍生精细化工产品。

  一番密集扩张布局后,目前中海化学已在全国拥有七大生产建设基地,分别是海南东方、内蒙古呼和浩特、湖北大屿口、河北秦皇岛四个生产基地与贵州锦磷、黑龙江鹤岗、山西河曲三个建设基地。

  中国传统煤化工出现严重过剩。近年来,“煤-电石-PVC”、“煤-焦炭”、“煤-合成氨-尿素”等传统煤化工成为重灾区——中海化学3025项目,即属此类。

  中央政府相关部门已多次表态,要求严控煤化工项目上马。2011年3月,国家发改委下发了《关于规范煤化工产业有序发展的通知》,要求各地进一步加强煤化工项目审批管理,不得下放审批权限,严禁化整为零,违规审批;该通知还对部分企业以发展煤化工为名,行圈占煤炭资源之实的做法提出了批评。

  在山西大同,中海油正在推进一个更加宏伟的计划。2010年9月,时任中海油总经理的傅成玉亲自出马,与山西省政府签订协议,计划在未来5年内,投资500亿到1000亿元人民币,在山西建设年产100亿立方米的煤制天然气项目,该项目正在报发改委审批中。

  “从国家政策和产业发展需求上讲,传统煤化工要严格限制的,重复建设、资源浪费、环境污染的问题都非常严重;但对发展煤制天然气、煤制油等新型煤化工,政府主管部门则态度谨慎”,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产业发展部产业研究处蔡恩明副处长称。 “中海油此次能轻易上马传统煤化工项目,是利用了当前产业审批中的一个漏洞”,蔡恩明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传统煤化工项目的审批权在地方,新型煤化工项目的审批权在国家发改委。

  国家能源局装备司司长李冶日前对外透露,国家发改委目前收到各地正式上报的就有104个大型煤化工项目,投资额高达2万亿元。千军万马之中,中海油聪明地回避了这条“独木桥”。

  相关组文:

  中海油收购案泄密玄疑:张志熔地产业务现异兆$1

$1

欢迎发表评论

分享到:

$1

> 相关报道:中海油收购案泄密玄疑:张志熔地产业务现异兆中美打内幕交易反差:中海油与方大碳素案对比中海油内部排查内幕交易案同时联系融资熔盛重工谜团:张志熔被指控与中海油并购

$1

相关文章列表
最新文章导读